一岁一枯荣

这里黄绿。
主惊悚乐园,封不觉中心向

【惊悚乐园】【叹封】心有WiFi的正确使用方法

虽然我大部分时候都在单机,不过还是姑且先说两句:

       《惊悚乐园》的衍生脑洞,cp叹封

          小段子,短且渣,小学毕业后就再没写过作文_(:з)∠)_

         人物属于三渣,ooc属于我

          就酱

—————————————————————

叹封—心有WiFi的正确使用方法

【学生时代的场合】

  “觉哥,那什么借我几张。”

  奋笔疾书的封不觉头都没抬“在那个哪儿的那什么里,自己去拿。”

  王叹之闻言,十分自然地起身去封不觉的储物柜的文件袋里取出一沓作文纸。

  虽然是两人发小但并没有跟上他们脑电波频率的包青“……呵呵。”

  

【情敌(?)在家的场合】

  [V字仇杀队影评事件]的后续处理事宜商榷完毕后,封不觉伸了个懒腰,起身去了厕所。

  欧阳笕还在兀自消化这厮刚刚的无耻发言,思路却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他循声望去,看到封不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亮起来的屏幕上来电显示为[那个谁]

  哦,王叹之。

  封不觉走了过来,抄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听都没听直接对着话筒说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然后他打开电脑,直接把硬盘里的两个文档用邮箱发了出去。

  围观了全程的欧阳笕“……”

  

【游戏中的场合】

  “——”螺旋桨卷起的风把封不觉的一头杂毛吹得张牙舞爪。他抓着打开的机舱门,半个身子倾出来对着古小灵喊了些什么,可惜直升机的噪音太大了,站在停机坪上的小灵压根没听清他在说啥。

  小叹的头从通风口探了出来,也拉高了嗓子喊到“他说让你把支线任务的任务物品给他!”

  站在封不觉下方两米处的小灵冷漠状看向离他们有七八米远的王叹之(的头):“……哦。”

  

【扯证后的场合】

  “觉哥。”

  “嗯?”

  “嗯。”王叹之笑得意♂味♂深♂长。

  “……切,好吧。”

  阿萨斯打了个哈欠,踱出卧室的同时还不忘了用尾巴带上房门。

  

  之后干了个爽【×】

—————————————————————

           没错,心有WiFi的正确使用方法就是闪瞎狗眼【沉痛】

           阿萨斯没被闪瞎因为她是只猫【×】

           以及最后一个段子的真相是……

             “嗯?”【干嘛?】

             “嗯。”【干】

评论(43)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