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一枯荣

这里黄绿。
主惊悚乐园,封不觉中心向

【惊悚乐园】【觉哥中心】【性转】我苏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2

 写在前面:

  惊悚乐园同人,封不觉天生是女孩子的设定,all封向,雷者慎入

  文中人物属于三渣,ooc属于我_(:з)∠)_

  小学生文笔,欢迎批评,欢迎供梗

  下一次更新……遥遥无期。

  这个剧本的设定和部分台词取自《催眠师手记》,作者高铭。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

  

  【疯不觉,等级2】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普通)请确认】

  【已确认,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四周的环境断电般变得一片漆黑,就在脖子后面的位置,响起了空灵轻柔的女声“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普通)】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随机抽取一张可学习的技能卡】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即将开始】

  封不觉的眼前出现了第一人称的过场CG,画面上第一人称的“我”正走在人行道上,四周的建筑都是普通的城市高层建筑。从太阳的位置来看,此时正处于午后,路上的行人不多,都是普通的亚洲人面孔。从路边的广告牌来看,这里是中国的某座城市。

  “够还原的嘛……”封不觉瞥到电线杆上贴的办证广告 ,忍不住吐槽道。

  这时封不觉注意到,她的“视线”里有一个女人的背影,长发及背,身材看上去很好。其他路人基本不会在视线里停顿太久,而不知道是因为恰好同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女人从CG开始就一直存在于画面里。

  她忍不住嘀咕:“难不成我扮演的这个人是个变态斯托卡?”

  这时女人路过一栋刚刚施工完,还没进行内部装修的写字楼的拐角旁,她似乎被什么办了一下,差点儿摔倒,她手里的一大摞文件散的到处都是。

  “等等,这摔倒的位置……有点不妙啊。”

  这时画面颠簸的幅度变大并且频率变快了,仿佛是“我”察觉到女人的麻烦,小跑过去想帮她收那些散落在地的文件。

  “喂喂喂这时候过去妥妥地要出事啊喂!”

  封不觉的吐槽显然没有传达给“我”。此时“我”已经到达女人的身边,蹲下来捡起那些文件,而此时“我”的视线里的文件纸,居然是一片空白!

  “喵的这时候回头就是傻B!”

  然后……“我”当然傻B了。女人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喷雾罐子,就在“我”转过脸的瞬间,把什么东西喷在“我”的脸上。

  “……”

  接着画面一片漆黑。

  CG停止了播放。封不觉发现自己此时变成了坐姿,眼睛是闭上的。似乎是被捆在一把椅子上,嘴里不知道塞着什么东西。她悄悄把眼皮掀起一点缝隙,尝试挣开捆住双手的绳子的同时迅速地打量四周——地面是黑色的水泥,更远的地方还有方方正正的水泥柱子。她的前方五六米远是一排高大的落地窗,封不觉从窗外的景色瞬间判断出这是刚刚那栋写字楼内部,大约十三层左右。

  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人,从背影判断是刚刚那个女人,她正在窗前看着外面。

  就在此时,系统语音提示在封不觉的耳边响起【主线任务已触发】。

  封不觉闻言,打开游戏菜单的任务栏(意念操作),主线任务的文字描述就五个字【阻止她自杀】

  “我靠”封不觉忍不住腹诽道“她要自杀把我弄晕了绑起来干嘛啊,想要戏剧性谢幕需要观众还是说她是个less临死之前想先爽爽?”她不自在地尝试把嘴里的东西调整形状方便用舌头顶出来(没错这个她练过),“再说我四肢和嘴巴都不能动,既不能来硬的也不能开嘴炮,难道系统想让我用意念去阻止她?”

  封不觉挣扎的声音略有点大,女人已经发觉到她醒了。她侧过脸,似乎在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封不觉,逆光使她的脸模糊不清,不过那个侧面看上去……很漂亮。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她说,“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是假的。”

  ……我靠。

  ……你说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眼前的一切,这些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些忙碌的身影,其实都不存在,他们都是假的。只是,他们们并没意识到这点而已。”

  ……你知道

  ……你是NPC?

  “当然,你在我说完之前和他们是一样的,但当我说完之后,你和那些人就不一样了。那时候,你自然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也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今天我所告诉你的,对你来说很重要。它将影响到你的一生。”

  “很抱歉我用了强迫性手段让你坐在这里听我说这些,但是我只能这么做。因为之前我尝试过劝一些人来听,并且请他们做见证人,遗憾的是,我找来的男人大多会说一些连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废话,例如:生活很美好啊,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你是不是失恋了?你的工作压力很大吗?你有孩子,有父母吗?你想过他们的感受吗?你要不要尝试下新的生活?你现在缺钱吗?是不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尝试一下感情吧?我们交往好不好?”

  ……真是够写实啊,男人的嘴脸。

  “而女人则表达得更简单直接:你是神经病吧?或者尖叫着逃走。”

  ……啊,说起来,我也被这么说过诶好像。

  “所以,在经过反复的尝试和失败后,我决定用强迫性的方法迫使一个人坐在你现在做的位置上,耐心地听我说清一切。”

  >>

       tbc.

  

  大概三章吧,解决掉这个剧本。

  再原创剧本,我就是傻【哔——】_(:з)∠)_

  我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里进的水。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