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一枯荣

这里黄绿。
主惊悚乐园,封不觉中心向

【惊悚乐园】【叹封】剧情展开有如脱肛的野狗(上)

  卡文时听阿姜@姜葑先森 的建议听普通disco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难以置信我居然写出来了。
  作者的内心戏请看标题。
  叹封向【虽然上篇没怎么表现出来】,注意避雷
  乱马½paro,碰冷水变女人,碰热水变回男人的魔性设定
  角色属于三渣,ooc属于我
  私设叹灵没有交往,雨觉也只是纯洁的基友关系【×
  文风……其实是被all叶圈里一位太太的魔性吸引了。

  >>>
  剧情展开有如脱肛的野狗(上)
  
  
  1.
  这是一个晴朗的下午。
  
  天空澄净,没有雾霾。
  
  刚刚渡过截稿大劫的封不觉,
  
  顶着一头杂毛,
  
  睡眼惺忪地走进洗手间。
  
  他面无表情地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了一分钟。
  
  没人能看出来他是没睡醒在发呆。
  
  他拧开水龙头 用凉水扑扑脸。
  
  再次抬头,看向镜子。
  
  秒变卧槽脸。
  
  吓飞。
  
  瞬间清醒了。
  
  2.
  镜子里的女人维持了三秒震惊脸。
  
  表情风云变幻最后定格为蛋疼。
  
  他(她?)后退几步,
  
  让镜子照见全身。
  
  从上到下,
  
  颜好,胸大,腰细,腿长。
  
  他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
  
  万语千言汇成一句话:
  
  “D cup?!”
  
  3.
  封不觉揉了揉胸部。
  
  发现长在自己身上,
  
  揉起来简直索然无味,
  
  于是放弃了。
  
  转而思索是谁干的,
  
  只用了0.03秒,
  
  就确定第一怀疑对象,
  
  是某个穿西装戴眼镜的衣冠禽兽。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
  
  他拍拍脸,做一次深呼吸,
  
  推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
  
  4.
  阿萨斯就趴在客厅的沙发上,
  
  听到动静,
  
  懒洋洋一抬头,
  
  瞬间就惊了。
  
  “这不科学!”
  
  生平头一次看到一只猫做出震惊的表情,
  
  封不觉一脸冷漠:
  
  “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好么。”
  
  5.
  封不觉与阿萨斯对视三秒,
  
  “这真不是你或你上司干的?”
  
  猫咪直起身摇头:
  
  “我们没这么无聊。”
  
  封不觉继续盯——
  
  五秒后阿萨斯移开视线:
  
  “好吧我上司可能这么无聊,”
  
  “不过这事不是他干的。”
  
  她懒洋洋地舔毛:
  
  “刚刚还好好的,你是怎么做到上个厕所就变性的?”
  
  封不觉用手指摩娑着下巴:
  
  “不知道啊,我就洗了把脸……”
  
  瞬间若有所悟,
  
  走进厨房。
  
  6.
  阿萨斯跟进去的时候,
  
  封不觉正聚精会神地盯着,
  
  烧着水的电水壶,
  
  她不由得问:
  
  “你要做什么?”
  
  “做个小实验。”
  
  封不觉神色轻松。
  
  阿萨斯也跟着,
  
  盯了一会电水壶,
  
  缓缓开口:
  
  “别的我不管,你先给我做饭。”
  
  7.
  等封不觉伺候阿萨斯吃上饭,
  
  水已经烧开了。
  
  他倒了半杯开水,
  
  又兑了半杯凉水。
  
  用手背试了试水温,
  
  确定自己不会被烫伤之后,
  
  气定神闲地,
  
  把温水倒在头顶上。
  
  然后他的视野拔高了十厘米,
  
  达到了往日的高度。
  
  看来,
  
  实验成功了。
  
  8.
  ……所以这应该叫什么?
  
  《不觉½》?
  
  9.
  封不觉一脸庆幸,
  
  幸好变得回来。
  
  只不过,
  
  以后出门,
  
  得常备雨伞和保温瓶了。
  
  还没等他想明白,
  
  他什么时候沾了娘溺泉的水,
  
  电话铃响了。
  
  10.
  若雨来电话,
  
  让他立刻去她家美术馆。
  
  封不觉不明所以,
  
  但还是出门了。
  
  这回他还没买票进去,
  
  打电话叫若雨出来领人。
  
  11.
  不光黎若雨,
  
  连古小灵和安月琴都在。
  
  封不觉笑着调侃:
  
  “三位美女召唤我有何贵干?”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要我献出23条染色体也不是不可……”
  
  若雨没等他说完,
  
  就顺手把杯子里的水泼到他脸上。
  
  冰镇的,
  
  农夫山泉。
  
  12.
  世界安静了。
  
  13.
  短暂的震惊后,
  
  三位美女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若雨缓缓点头,表情欣慰:
  
  “看来,不用我们亲自上阵了。”
  
  封不觉一阵恶寒:
  
  “你们叫我来干什么?”
  
  小灵一脸心(喜)酸(闻)同(乐)情(见):
  
  “小叹被他爸妈安排今晚相亲。”
  
  只用半秒,封不觉就推理出前因后果:
  
  “小叹拜托你们把相亲给搅黄了?”
  
  “你们叫我出来是帮忙出主意?”
  
  若雨摇头:
  
  “不,现在不用我们操心了,你亲自上吧。”
  
  封不觉想了想,哪里不对劲。
  
  “他怎么告诉你们没告诉我?”
  
  还挂着黑眼圈的安月琴,
  
  笑得春暖花开,梨花暴雨:
  
  “你忘了昨天是你的截稿日?”
  
  封不觉缩了缩脖子,
  
  不说话了。
  
  14.
  还是没忍住嘴欠:
  
  “他一单身青年,干嘛不想相亲?”
  “还有干嘛非要我去?”
  
  收获到了三位美女的六颗卫生球:
  
  “又装傻。”
  
  “明知故问。”
  
  “得便宜卖乖。”
  
  >>>tbc.

评论(18)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