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一枯荣

这里黄绿。
主惊悚乐园,封不觉中心向

【惊悚乐园】【叹封】这只是一篇很短的情人节贺文

         如题,我要做惊悚tag下最后一个发情人节贺文的人。

         cp叹封,很短注意。

         ooc注意。

        看完请不要殴打笔者谢谢。

         >>

  2月14日。
  
  
         一个人心浮动的日子。
  
  空气中弥漫着汽油挥发出的刺鼻气息和街边成对的男女/男男/女女散发的酸臭味,令人心浮气躁,智商下降。
  
  当然也有像笔者这样安静睿智的女子独自在家中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总的来说,不是个平常的日子。
  
  然而今日的封不觉宅却非常平静,没有任何异相发生。
  
  ……从这一点来说已经很不正常了吧。
  
  已经是下午了,阳光斜斜照进阳台,洒一点点在客厅里。
  
  封不觉穿着家居服,仰卧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眯着眼享受难得的阳光。
  
  “哼……”他从鼻子里呼出一声略感不满的哼唧:“今天怎么不下霾呢。”
  
  “觉哥……”缩在封不觉脚边的沙发上,正在刷微博的小叹无奈开口:“你早就脱团了,哪来的单身狗情结啊?”
  
  封不觉的神情相当不屑:“你这样的现充是不会懂的,一日团里人,终身团中魂。”
  
  王叹之实在不想和他争论诸如‘你不也是现充好意思说我’之类的问题,和封不觉斗嘴是有多想不开。
  
  于是他决定转移话题:“觉哥,今天微博上好多碰瓷儿的呢。”
  
  “啊?”封不觉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伸手接过小叹递过来的手机,视线自动过滤情侣们的虐狗博,只见小叹的微博首页一排排的‘宝宝摔倒了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起来’,低低笑出了声:“这法子太费事了。”
  
  “也是,”小叹笑起来:“要亲就自己亲呗,这么玩的大多都只能躺着了。”
  
  “那多没意思,”封不觉说着顺手就把(小叹的)手机扔在了茶几上,支起上身伸手从茶几底层的置物箱里捞起来什么东西,直接扔给小叹。
  
  小叹伸手接了,低头一看:一管未拆封的润滑液。
  
  封不觉保持着支起上身的姿势,抬起右腿用脚尖抬起小叹的下巴,迫使对方与自己对视。
  
  在小叹的视线里,封不觉的难得没有摆出死鱼眼,目光一如既往的散漫而镇定,却流露出一股不容拒绝。
  
  他看见他轻松地笑着,却用命令的语气说:
  
  “王叹之,正面上我。”
  
  ……相当可惜的是,王叹之并没有呆住或者面红耳赤,和都市传说先生在一起已经很久的王大医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纯良好青年了。
  
  只见他流露颇具第二人格风范的微笑,伸手握住封不觉抬起他下巴那只脚的脚踝,侧过头在足腕内侧轻轻舔吻。
  
  满意地感受到对方微微的战栗,他回视目光依然镇定却耳尖微红的封不觉,解开纽扣的同时声音沙哑地回复:
  
  “如你所愿。”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FIN.

        科科没错我拉灯了。

        不接受刀片查水表谈人生谢谢。

        放下豪言壮语说要写肉结果完全憋不出来……憋拉我我要去看片积累经验【哭】

        或许哪一天会把肉补上吧……【眼神飘忽】

         当初为什么想不开要开长篇呢……安静的做个段子手多好【。

评论(26)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