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一枯荣

这里黄绿。
主惊悚乐园,封不觉中心向

【惊悚乐园】【性转】我苏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5

  写在前面:
  
  惊悚乐园同人,封不觉先天性转设定,雷者慎入。
  
         目前主要是叹封

  角色属于三渣,ooc属于我。
  
  没有文笔,欢迎批评,欢迎供梗。
  
  
  >>
  
  就着自来水擦掉了溅在身上的怪婴脓血,封不觉甩甩头发:“可以了,出发吧。”
  
  
  “等等。”王叹之闻言,顾不上自己身上还淋淋漓漓滴着水,又跑到车里扯了后座的椅套,把封不觉全身一裹,仔仔细细又擦了一遍。
  
  
  虽然在游戏里不用担心会着凉感冒,但是湿透了的衣服和头发紧紧贴在身上……终究是有那么点有伤风化。
  
  
  虽说封不觉不在乎,但从小到大王叹之可是操碎了心。
  
  
  封不觉曾为此调侃他“还没有贤妻就变成了良母”,对此他只能无奈地翻个白眼。
  
  
  你就作吧,总有一天他得把报♂酬全都讨回来。旁边冷眼看着的包青心想。
  
  这边厢,龙傲旻眼观鼻鼻观心,一是不占人家妹子的便宜,二是回想起刚才的战斗对这个招招爆头的姑娘不忍直视。
  
  
  看着倒在不远处眼窝里还在淌血的怪婴尸体,龙傲旻感觉自己的眼睛也隐隐作痛。
  
  
  而孤独小哥……他在用一种看勇士的目光看着小叹。
  
  
  这样的女朋友都敢要……有种,太有种了。孤独小哥敬佩地想着。
  
  
  “行了行了。”封不觉伸出手推了推小叹,“走吧,事不宜迟,去警署搜罗一下装备,我很久以前就像试试手握霰弹枪射击是什么感觉了……”说最后一句话时,她的语气就像说“哎呀我想买这个包包很久了”的小姑娘。
  
  
  麻麻我想下线。寂寞妹子忧郁地想。
  
  >>
  
  十五六分钟后,五人来到了警署的门口。
  
  
  封不觉绕着墙走了半圈,又回到正门处,微微摇头:“侧门进不去。”她后退两步,抬头看了看墙头:“太高了,我就算踩着小叹肩膀也爬不上去啊……”
  
  
  “窗户上都有铁窗隔着,看来进去要费一番功夫啊……”王叹之话音未落,表情一变:“呃……你们有没有听到……”
  
  
  封不觉没回他,直接拽着他的胳膊往后扯,一边喝了声:“退后!”
  
  
  另外三人闻言向后退去,只听得一声闷响,一只高大的血尸从撞碎的墙壁里探出半截身子来,咆哮一声,与他们打了个照面。
  
  “很好,”封不觉不惊反喜,勾起一边嘴角:“不但为我们打开了进去的入口,还用强力的怪物暗示我们里面有不错的奖励,呵……”
  
  
  “疯妹子……首先,我们得能成功干掉这个怪物,才能说‘好’吧……”不知是因为眼前这只强壮的血尸,还是因为身后姑娘愉悦的语气,龙傲旻的后背已经起了一层白毛汗。
  
  
  “拿着。”封不觉把自己手上的管钳递给了龙傲旻:“这个没有装备条件,龙哥你先用一下,打击头部有加成伤害的。”

  
   “这……”龙傲旻犹豫了一下,封不觉的行为相当于是提出了交易请求,而且是白给。

  “快接着呀。”封不觉道。

  
  龙傲旻接过了【马里奥的管钳】,一看属姓,便神色微变。封不觉目前为止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十分精明谨慎的人,这种把强力装备轻易交给别人的行为,很难想象会是她做出来的,再说,她也可以选择交给她的男友。

  
  “疯妹子……你就不怕我黑了你的装备直接离线吗?”龙傲旻道。

    
         “怕?”封不觉闻言,苦笑一声:“用‘顾虑’更贴切吧……不过说实话,我此刻更担心的是我们会团灭在这里。”
  
  
         她又补了一句“不过在我看来,龙哥你的人品可以信赖。”

  
  此时那血尸已把下半截墙壁也扒开,来到了街上。完全从警局里出来以后,这血尸看上去更是异常凶猛。两米多的身高,肌肉虬结,浑身覆盖着一层半凝固状的血,那张没有皮肤的血脸比纯粹的骷髅更加恐怖。这怪物显然是个小BOSS,而触发它出现的条件就是玩家停留在警局门口一段时间,并尝试寻找进入的方法。

   
         “龙哥你先牵制它一下,拖延时间。我身上有手电,可以绕到它身后,从那个窟窿进去,找找有没有枪之类的东西,找到就出来帮忙。”封不觉说道:“你们注意保留生存值,别硬拼。”
  
  
  她看到怪物之后,权衡了一下,还是把管钳交给龙傲旻,让他顶住血尸,而自己开着防暴器上附带的警用强光手电进去搜索。毕竟管钳放在自己或小叹手上都得不到最好的发挥,而血尸是丧尸类怪物,防暴器的电击很可能对他完全无效。
  
  
  “你放心去吧,就算我在你回来前就被干掉了,也会想办法把装备还给你的。”说着,龙傲旻迎上前去,吸引住血尸的注意力,展开游斗。
  
  
  “小心点。”王叹之轻声叮嘱了一句,看着封不觉俯身绕过血尸,跃进了墙壁上的窟窿里。
  
  
  他并没有阻拦,很久以前他就明白,封不觉不是像寂寞那样需要时时保护在身后的娇花般的姑娘,甚至大多数时候,她表现出来的冷静,强势,心理承受能力都超过男人。在这种时候不需要表达担心或者自己去代替她,她可以比任何人做得更好。
  
  
  这种时候只需要听她的吩咐就可以了。
  
  
  她不需要依靠别人。
  
  
  但这不代表她不需要呵护与关怀,毕竟再怎么强势,她也是个女孩子。
  
  
  但王叹之这老妈子般的照顾,并不是因为她是女孩子。
  
  
  只是因为她是封不觉。
  
  
  因为王叹之喜欢封不觉。
  
  
  >>tbc.
  
  ……为了不成为千古罪人,我来更文了。
  
  毕竟有人说今天她更新了要是我没更新的话我就自断双手筋脉此生再不动笔。@姜葑先森
  
  ……真要那样,我就罪过大了。
  
  所以别嫌少,这篇只是为了防止有人自断双手经脉先放上来…
  
  啧,这章写得肉麻啊,自己鸡皮疙瘩都直往下掉……
  

评论(1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