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一枯荣

这里黄绿。
主惊悚乐园,封不觉中心向

【惊悚乐园】【叹封】封不觉的魔幻料理厨房


  b站up主梗,ooc大概注意
  lo主有病,慎入。
  【】里内容代表弹幕

  >>
  这是一个十分平常的双休日,中外节日通通的不是,也没有传出特大自然灾害或名人吸毒召妓之类的大新闻。然而这两天,全国最大的同性交友网站中,却洋溢着一种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氛围。
  
  喜大普奔者有之,怅然若失者有之,怒掀键盘者有之,哭天抢地者有之。人们的心情不外乎三个单词:Interesting!Exciting!Amazing!鬼畜区更像是集体嗑药一般,三分之一的投稿用的都是一个素材。而引发这一切的万恶之源,就是一天前被顶到首页的生活区投稿【疯不觉的魔幻料理厨房】。
  
  
  >>
  疯不觉,b站游戏区up主,因高超的操作,烧脑的高速解谜,贱气逼人的解说,犀利的吐槽,鬼神莫测的脑洞以及一定要玩遍所有支线、开启所有隐藏剧情、集齐所有可收集物品、达成所有成就的强迫症般蛋疼的游戏风格而广为人知。
  
  观看过他视频的人普遍会染上“不由自主开始吐槽”的毛病。较出名的视频除了几个公认难得飞起的解谜游戏的全通实况外,就是MC、GTA一类自由度高的游戏,往往会出现超出控制的发展和难以言表的神展开,暴露其高智商反社会属性。粉多,黑更多,b站公认的自带腥风血雨的男人,不知为何粉黑画风清奇浑然一体难分彼此。
  
  顺带一提,他似乎是一个文章质量颇高但更新速度全看天意(……)的侦探小说家,因此视频开头往往沦为其官方催稿平台,观看他的视频建议弹幕屏蔽“更新”二字。
  
  
  >>
  回到之前的话题,此番疯不觉在生活区的首次投稿为何掀起如此之大的风浪?显然问题出现在视频的内容上。
  
  
  视频开头是一片漆黑,频幕下方一行白字:留点时间给你们催更。
  
  观众们十分听话地开始破口大骂,整个屏幕几乎被密密麻麻的弹幕给淹没了:
  
  【疯!不!觉!你有本事玩b站有本事更新啊!更新啊更新啊!】
  【断更三天了小心我肉出你家地址吊死在你家门口啊!】
  【前面人肉地址的别走!分享出来大家聚众到小区门!口跳脱衣舞抗议】
  【叮咚——您的刀片以到货,请签收。】
  【前面跳脱衣舞的什么鬼啦23333】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有本事留时间让我们催更有本事更新呀!】
  【疯不觉,主业b站up主,业余时间写写小说,呵呵。】
  【疯不觉?游戏区的那个疯不觉?】
  【觉哥终于把魔爪伸向了生活区……】
  【魔幻料理厨房是什么啦喂!红烧猛犸象还是盐焗小喷菇啊?!】
  【疯不觉的魔(hei)幻(an)料理厨房】
  
  
  大约黑屏了30秒,画面一闪,屏幕前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苍白面孔,配合有气无力的表情和死鱼眼,其身份已昭然若揭。
  
  【咦咦颜出?!Σ( Д )】
  【天了噜觉哥露脸了!】
  【啊……这标配般的黑眼圈和死鱼眼】
  【还是同一个配方,还是一样的味道;-)】
  【身为妹子感觉在肤色上输了】
  【人还是可以貌相的……感觉贱气穿透屏幕刺伤了我的眼睛】
  【又是这张“你TM在逗我”脸】
  【我截表情包的手指在蠢蠢欲动】
  【身为一个非洲人居然这么白,这不科学!也不魔法!】
  
  
  封不觉似乎在调整镜头,画面抖动几下然后陡然拉远,能够看到背景是一个宽敞洁净的厨房,画面前方能看到水池、案板和灶台。镜头前的封不觉穿着黑色衬衫,身上居然系了一条嫩粉嫩粉、点缀着淡黄色的心形图案,中间还缝着一只布偶小熊的少女风围裙,配合其鸡窝般凌乱不羁的发型和生无可恋的表情,笑果拔群。
  
  
  “咳咳。”封不觉清了清嗓子,相当淡定地开口:“欢迎来到疯不觉的魔幻料理厨房,我是主厨疯不觉。”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讲道理我知道觉哥擅长自黑,但是没想到他这么拼】
  【这杀马特的发型,哥特风的脸,少女系的围裙……】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我已经笑抽了我爸用看傻狍子的眼神看我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位是帮厨兼试吃嘉宾枉叹之。”
  
  封不觉说着走出了镜头,两秒后扯着一个脸上写满了蛋疼的青年的衣领回到了画面中。
  
  青年比封不觉稍高一点点,长得颇帅,一头蓬松清爽的短发,身着干净的白衬衣,一看就是个阳光爽朗的有为青年……如果腰间没有那条蓝紫相间,缀着黑色蕾丝边的围裙的话。
  
  在封不觉死鱼眼的威胁下,青年尴尬地挠了挠头:“咳,大家好,我是枉叹之。今天……呃……”
  
  
  【看!我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
  【放开那个帅哥让我来prprpr】
  【……我大概明白觉哥为什么选择穿那条少女风围裙了】
  【前面那个说我叹是你老公的小婊砸放学别走!小树林见!】
  【叹疯党甜齁着了……】
  【试吃(毒)嘉宾枉叹之……蜡烛】
  【前面的别争了!枉叹之已经在我床上了!】
  【疯叹官糖甜甜甜!】
  【叹疯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这shi一样的配色……这围裙的制造厂没倒闭真是一种奇迹……】
  
  
  >>
  枉叹之,b站游戏区up知名主,其投稿大部分是动作类游戏实况,技术上佳。小部分冒险解谜RPG实况展现出的暖男属性和略显呆萌的游戏风格相当吸粉,但最出名的却是少数几个恐怖类游戏实况视频。玩恐怖游戏时入戏颇深导致频繁被吓到,往往出现尖叫比游戏更高能的情况。不怕尸体但怕鬼怕到全站几乎人尽皆知的程度,b站三怂(虽然我们都知道远不止三个人)之一。连续受到极大惊吓会打开鬼畜开关,出现人格切换般的反差,淡定虐杀鬼怪的模式被粉丝戏称为“黑叹上线”。
  
  知名欧皇,开箱、抽卡、摸尸无所不欧。“没解开谜题但是蒙对了正确答案”、“手一抖无意中绕开了陷阱”之类战绩比比皆是,与其好友纯种非酋疯不觉形成鲜明反差。两人搭档玩游戏时运气似乎会回归正常人水准,被戏称为“欧非调和”。
  
  
  >>
  “今天我们做一道小素宴。”眼见王叹之没词儿了,封不觉慢条斯理地挽着袖子,把话头接了过来。“天气越来越热,吃太多肉容易上火,女士还容易起痘。”
  
  【咦觉哥居然说了句人话……感动】
  【越一本正经我越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啊……】
  【我不管!没肉算什么菜!无肉不欢!】
  
  
  说着卷好了两边的袖子,封不觉拍了拍手:“那么开始吧。”
  
  说罢,如同打开了某种开关一般,不到一秒他就换上了嫖客挑姑娘时那种略显猥琐的兴奋神情:“呼呵呵呵~久违的黑……魔幻料理时间。”
  
  他刷地蹲下身子,从橱柜里摸出了一根……山药:“哼哼,历时多日,本官终于将这贪赃枉法的小贼缉拿归案,枉护卫,我命令你将其明正典刑,以儆效尤。而我……”他微微眯起眼睛,抓起一把红枣:“我来对付它们。”
  
  【你TM在逗我……】
  【山药:怪我喽。】
  【这什么?秒切中二模式啊……微醺】
  【这猥琐的眼神……给红枣点蜡(蜡烛)】
  【枉护卫:我家大人是个中二病怎么办在线等急】
  
  
  王叹之嘴角略微抽搐几下,看着已然进入状态的觉哥,知道无法阻止他了,只得认命地接过那根比窦娥还冤的山药。
  
  封不觉将红枣洗净,闪电般抄起刀开始去皮去核,脸上带着狂热笑容举起刀的样子令人不寒而栗。将处理好的红枣放入小砂锅,又加入一碗白生生的莲子,封不觉一边往锅里添水一边开口:“在入锅之前,我已经将这可悲可叹的白莲子处理好了,奉劝诸位一句,一定要先把白莲子泡软去芯,不然……你们将品尝到令你毕生难忘的懊悔滋味。”
  
  “没那么夸张啦。”低头削山药皮的小叹插嘴:“只是莲心味道特别苦,而且吃多了还会上火,所以最好还是去干净吧。”
  
  “得了我的大副。”封不觉拧开燃气灶的阀门,学着黑胡子的口气说:“手脚麻利点,扒了皮之后给我把它大卸八块……”
  
  “然后扔到海里喂鲨鱼?”
  
  “你跳下去,山药留下。”
  
  “船长,臣妾做不到啊……”
  
  【excuse me?!为什么画风从开封府跳到伟大航道了?】
  【明明还有甄嬛传hhhhh】
  【我这就去煮几个莲心尝尝……】
  【前面走好】
  
  砂锅底下开中火,封不觉又架起一口炒锅。“黑芝麻炒香!出锅冷却!”他的动作相当粗暴,但步骤却十分精确,中途还不忘把烧开的莲子锅盖上盖儿转小火焖煮:“用清水泡过的粳米,滤干之后一起磨碎!哈!”
  
  “觉哥,我切好了。”
  
  “做的很好,你可以去择西芹和韭菜了,去叶留梗,切段谢谢。”
  
  “呃……觉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菜?”
  
  “安心啦。”封不觉把磨碎的芝麻粉、粳米粉、切丁的山药和适量鲜牛奶倒进搅拌机,气定神闲地按下开关:“补养身体的,行气散血降压润肺健脾补肾养心安神益智补脑而且……呵呵。”
  
  王叹之冷汗都下来了:“你这一长串明显胡诌的吧喂?!而且怎样啊?安心个头啦更不安了好不好?!”
  
  “奥义·断子绝孙爪!喝!”
  
  “直接无视我的发言了啊喂?!”
  
  【hhhhhh觉哥又欺负小叹】
  【卧槽他是徒手捏碎了两个核桃吗?!】
  【玩家(疯不觉)发动技能:风太大我听不清】
  【别大惊小怪啊只要手里有两个核桃用点巧劲男生都能捏开】
  【对对对我爸爸就能】
  【看得我幻肢一痛】
  【……下意识捂住了下体】
  【我也想问他到底在做什么啊食材乱七八糟的】
  【有经验的人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觉哥在同时做好几道菜】
  【卧槽不能一道一道做咩让人怎么记步骤啊!】
  
  把核桃仁浸在清水里,烧一锅水熬化冰糖,烧开后把搅拌机打好的汁缓缓倾入锅中,加少许玫瑰糖,不断搅拌至粘稠,出锅。
  
  “哟西!山药黑芝麻糊完成了!”
  
  正在择韭菜的王叹之闻言把鼻子凑过来嗅了嗅:“欸,还挺香的。”
  
  “嗯,甜的嘛,肯定合小孩子舌头的口味啊。”
  
  “什么叫小孩子舌头啊?!爱吃甜的很正常吧!”
  
  “是吗,你敢说你做义工的时候没有蹭过幼儿园小朋友的营养餐?”
  
  “呃……”
  
  不再理会无言以对的王叹之,封不觉捞起之前浸在水里的核桃仁,用拇指在其表面轻轻揉搓:“核桃仁表面那层皮呢,直接剥非常困难。这个时候只要在水里浸一段时间,把表皮泡软,然后只要轻轻地搓,很容易就能搓下来。”他边说边动作,还把剥好的核桃仁拿到镜头前晃了晃:“……就像脱丝袜一样。”
  
  【最后一句哪里不对?!】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色♂情男主播】
  【wait你怎么知道的?(滑稽)】
  【神TM一本正经讲荤段子】
  
  剥好了核桃皮,封不觉重新架好炒锅,开大火,放香油烧至五成热。随后他抓起核桃仁冷笑一声:“宵小之辈!接受油锅地狱的制裁吧!”
  
  说罢将核桃仁丢进锅里炸至熟脆,捞出放到一边控油。然后再次抄起菜刀,一边“咣咣咣”地剁着葱姜一边唱起了十八摸……
  
  【说真的,我真要报警了】
  【……这调跑得跟shi一样】
  【只有我觉得疯不觉拿菜刀的时候似乎尤其兴奋吗】
  【这么一说好像真是?!】
  【的确觉哥好像特别喜欢选菜刀做武器……】
  【你们还记得十九年前信仰神殿(被菜刀剁成馅儿)的游荡之神吗?】
  【这也是一种情怀吧】
  【前面拜托别把这种恶癖说成情怀好吗(笑哭)(笑哭)】
  
  剁好葱姜,封不觉放下菜刀,放了大量白糖在焖煮多时的砂锅里,再合上锅盖。
  
  转身拿起之前炸核桃仁用的炒锅,倒出大部分香油,只留少许在锅里:“接下来……就是轻松加愉快的炒炒炒时间了。”
  
  然后……大家就见证了武林绝学·满天花雨。
  
  “韭菜!”
  “姜在这儿呢!”
  “盐!” “味精!” “好的花椒粉!”
  “把核桃仁放进去翻两下就可以出锅了!”
  “好!桃仁炒韭菜完成了!接下来是双耳炒西芹!”
  
  “葱、姜爆锅!”
  “小叹把西芹拿来!”
  “黑木耳和银耳事先已经发好了!直接下锅!”
  “料酒!”  “盐!”   “味精!”
  “齐活!”
  
  将两样炒菜都装好盘,封不觉揭开小砂锅的锅盖看了看:“……很好,汁收住了。小叹拿个大勺来。”
  
  “……”
  
  “小叹?”
  
  没有得到回应的封不觉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时心里咯噔一声。
  
  “觉哥,我虽然是外科医生,但是食物医药也是懂一点的。”
  
  “……”封不觉没有回话,只是挑了挑边眉毛。
  
  “你是在表达对我的不满吗?我觉得以我的能力……这件事还不至于这么早提上日程。”王叹之似笑非笑地步步逼近,双手撑在流理台上把封不觉圈在中间。
  
  封不觉丝毫没有慌张,他镇定地伸手关上了燃气灶的阀门:“未雨绸缪嘛。”
  
  【wait a minute这什么情况我怎么看不懂啊?!】
  【卧槽桌咚!桌咚!】
  【……我我我出去跑个圈冷静一下!!!】
  【前面的别跑啊?!接下来才是关键发展好吗!】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前方高能!】
  
  
  王叹之闻言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嫌我还不能满足你呢。是我不够努力,觉哥。”
  
  这回封不觉的冷汗是真下来了:“没这回事。”
  
  王叹之瞅了眼镜头,想了想道:“嗯,既然觉哥给大家带来了三菜一汤四道素菜,我今天也给大家献上一道菜。”
  
  闻弦歌而知雅意,封不觉直接伸手搂上了王叹之的脖子。
  
  王叹之见此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接着说:“……24K至尊黄金狗粮献给大家。”
  
  说罢他低下头,与封不觉唇齿相触。
  
  视频戛然而止。
  
  >>FIN.
  
  终于……肝完了。
  看见季知太太画的心有WiFi的条漫一时之间热血上头……
  不擅长写这种题材感觉这次的成品好无聊啊……
  
  总之,感谢党,感谢社会。
  感谢季知太太。

         哦,对了,那四道菜的共同点是补肾壮阳,治疗性功能障碍。

评论(52)

热度(624)